您好,欢迎光临广州众禾装饰工程有限公司!

众禾资讯

首页 > 众禾资讯

常熟未来书店空间设计 “未来”存在于留白之处

发布日期:2019-07-23



“我们活过的刹那,     

 前后皆是暗夜。”      

 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 


 ---------      


 月光皎洁如水笼罩山野的寂寥 
 秋虫鸣叫响彻庭院的幽深 
 点一盏烛火照亮西窗 
 一卷书沉醉了心情 



列宁说,“书籍是巨大的力量。”高尔基说,“书籍是青年人不可分离的生命伴侣和导师”。而教育家鲁宾斯坦说“评价一座城市,要看它拥有多少书店”。那么,在你的印象中,书店应该是怎样的呢?接下来,会为大家介绍一个不一样的“未来书店”





01

#First Point#

Starting point

常熟未来书店「起点」


▼项目概览


一提起书店,我脑海中的形象立刻滑向两端。一端停在旧图书馆高耸的阅读厅,发霉的纸张味和连排的书架前,像一座书籍的墓地;另一端去往商业中心,那些熙熙攘攘,前卫杂糅的“新艺术”**。



▼概念草图:在书卷中舞蹈


它们端庄肃穆,向往昔致敬;它们光怪陆离,拥抱现在的时尚。那未来呢?如果有一处面向未来的书店,它能呈现怎样的品质?


▼书店外观


在江苏常熟古里,一个江南水乡,Mur Mur Lab得到一个可贵的机会。



02

#Second Point#

Undetermined

常熟未来书店「起点」


▼入口


凡种过往,皆为序曲。站在未来的坐标系,所有事物,皆未完成。植物的完成,是开花、结籽、萌芽,还是所有的一切都腐化成肥料?完成的概念,了无根本。


面对未定,我们从“小”出发。不朽、壮丽、永恒,这些美之典范是我们习惯的认知。而从小出发是与之相向而行。与繁华、巨木、雄山、峻岭无涉,同渺小、隐藏、未定、短暂有关。事物微妙易逝,寻常之眼,无从捕捉,就像我们曾说“一切源于眼睛”。时间会填满一切,“未来”存在于留白之处。


所以,未来书店关注的是从未定、隐藏、短暂出发所捕捉出的意向,但它是那么确定、清晰、壮观,以至于必须用文字去澄清它微小的出发点。它的竣工不是完结。在未定的框架中,无数可能亟待发生。



▼室内概览


未来书店藏在一片水镇民居之中,它的邻居就是有两百年历史的铁琴铜剑楼,清代四大私家藏书楼之一。特殊的场所一下融合了记忆中那些模糊的空间经验:城南,旧屋,秦状元巷里的小时候。这些成为设计中*重要的类比物。我们不去试图去创造一个全新的可能性,想象力总是被已有的经验所触发。



▼场所:水镇民居中的书店

▼类比


旧房檐之下,藏着另一座“新屋顶”。它们共享相似的形式逻辑——屋脊,内外檐口与清晰的双坡体量。又完全陌生,放弃显而易见的几何规则,新屋顶和窗外的河道共通了一种流畅的曲线,屋檐上下翻飞,有时作为邀请,有时作为屏障。



▼屋顶结构示意

▼仰望屋顶

▼新旧交融的空间关系


屋檐内外,模糊的融在一起,仅隔着一层纱,仿佛本来就是一个整体。



▼翻飞的屋檐

▼轻纱模糊了空间界线



03

#Third Point#

Container

常熟未来书店「容器」


▼容器


书店是书的容器,还是人的容器?在未来,它们不再分明。流线把书和人绕在一起。可能没有书,获取知识的方式从实体阵地转向更多元的信息媒介。甚至没有人,空间本身便会诉说:以一种古老的、缄默的、独白式的感知方式。



▼书架细部


场所是行为的容器,如果将它缩小,置于案头,它可能承载新的行为吗?坡屋顶,正置是庇护,倒置是承托,庇护的是人,承托的会是什么?在第三件建筑学容器产品——建筑学香插中,我们继续关于尺度的有趣讨论。以容器,设计一定会进入生活,否则就永远会是正襟危坐,如临大敌的紧张状态。就像未来书店,它是一种微小想象的介质,带给人美。



▼屋顶照明

▼轻纱与光影

▼项目模型

▼平面图


▼建筑学插香


声明:转载出于传播更多行业资讯之目的,如涉及侵权,请留言联系我方